征兵指南更多>>
在线咨询更多>>
政策法规更多>>
这名大学生新兵,誓做强军路上的“利刃尖兵”
时间:2017-05-25 10:37:23 来源:首都征兵网编辑:


这名大学生新兵,誓做强军路上的“利刃尖兵”

章鸿俊,广东广州人,1994年7月出生,现为75620部队某旅副班长。2016年大学毕业后应征入伍。他训练刻苦认真,军政素质兼优,誓做强军路上的“利刃尖兵”。

军营,青涩梦

由于眼睛散光,小时候我就戴上了厚厚的眼镜。当兵首似乎离我渐行渐远,就这样,我把军营梦锁进了内心更深的地方。在我的脑海里总有三种对军人的印象。

初二那年,汶川地震中人民子弟兵那一幕幕舍生忘死、抗震救灾的英勇无畏的感人场面至今难忘。高中开学不久,建国六十周年盛大阅兵时威武雄壮的军人方阵的整齐划一再一次给我以震撼。上大学后,健步莫斯科红场高唱国歌的仪仗队队员是多么的让我们倍觉自豪。他们一次又一次拨动着我的心弦,触动着深藏在心底的军营梦,我一直梦想着成为他们的一员。

我总是梦见自己成为了一名军人,手握钢枪,在蓝天白云的远方,独自守卫孤岛;梦见自己身先士卒,冲锋在抢险救灾第一线;梦见自己伫立在哨所,在国界碑旁,抬头默默的思念着故乡的星光……

我相信,这些梦总有一天终会实现。

有一些人说“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我想告诉他“好男儿志在四方”。军营锤打过的男人,才有铁打的血性,才有铮铮的铁骨,想当个好“铁钉”还真不是想的那么容易的事。

军营,初体验。

大一暑假一个夜晚,父亲不知不觉走到我身边,问我想不想去部队体验一下当兵的滋味,我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临行前,父亲对我说“当兵是很辛苦的,你吃得消吗?”我笑着回答“放心”。

坐着绿皮车,我来到广西一个不起眼的边境小城,走进了梦寐以求的军营。第一个夜晚,班长对我说:“我们明天跑五公里,你也跟着吧。”五公里?我一下子就懵了,长这么大,最长也就跑过一千五百米,五公里。我带着复杂的表情回答:“是,班长。”

第二天清晨,起床号在我耳畔响起,中间还夹杂着“嘟嘟嘟”的哨音(后来才知道是紧急集合),当我晃晃悠悠下楼,战士们早已整装待发。我站在队尾,赤手空拳格外显眼,全副武装的班长说:“你就这么跟着他们跑,别怕,我在后面跟着你咧。”

一声哨响,战士们如离弦之箭冲了出去,将我远远甩在身后……一公里、两公里,终点似乎遥遥无期。三公里,我感觉双脚迈不开步子,呼吸也跟不上节奏。

四公里,我腹部隐隐作痛,汗珠像流水一样,视线也逐渐模糊,脚步开始抬不起来,真想就地一躺,一了了之。班长一直给我加油鼓劲,“还有不到一公里了,拐过这个弯就能看到营门了!加油!你能行!”听到班长的话,我仿佛又有了力量,咬牙坚持,就这样,我硬生生跑完了人生第一个五公里。



27分钟,对于士兵来说,这个成绩连及格都挨不到,然而对我而言,意义非凡,这不仅是极限的突破,最重要的是使我明白了什么是坚持、什么是拼搏。

一个月的体验生活眨眼就过去了,虽然没有接触到什么训练,但深埋在心底的军营梦再次被点燃。


军营,我来了

大学毕业在即,同学们为各自前程,东奔西走。我也不例外,一面投简历、面试、等Offer,另一面查询征兵信息。辗转反侧的时候,是父亲看出了我的心思。“我知道当兵是你的梦想,我帮你查了,还有两天报名就截止了,去试试吧,我和你妈都支持你。”望着父亲的眼睛,我激动地流下了眼泪。

7月29日,是我22岁的生日,也是我终身难忘的生日。体检、复检、政审、家访一切顺利,视力也刚好合格。通过层层考验后,这天,我终于收到入伍通知书,成为了一名“准”战士。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姥爷,特意给我写了两幅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就这样,我告别父母,登上军列,走进军营,成为一名光荣的战士,开始了有苦有乐的新训生活。授衔仪式上,戴着崭新的“一道拐”,光荣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我魂牵梦绕的军营梦终于实现了。

如今每每遇到困难,我总会想到父亲、想到那次五公里、想到姥爷的两句诗词,想到自己来之不易的这段军旅生活。我为自己是一名解放军战士感到无比自豪!


强军路上当好兵,利刃尖兵当先锋。当前,改革已经进行到“脖子以下”,与每名官兵息息相关,作为一名新战士,在军改路上,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利刃尖兵。